老寻

这里寻子
扣:3063342957
扩列吗各位

【杰佣】流水无情 1

#旧坑未填新坑又起

#虐虐虐

#主视角为佣兵



‘这可能就是艾米丽常说的天意吧。’

奈布拢了拢兜帽,独自一人走向了大门。

身后的庄园闪烁着温暖的光芒,好似要吸引他,引诱他,让他因此而转身,重新回到那一片‘净土’。

奈布回头,凝望着那些被灯光笼罩着的,他的伙伴们。

“就这样吧。”

奈布闭上眼睛,转过头,义无反顾地朝着大门奔去。

这一条路,他已经走了无数次,熟悉到闭着眼睛也可以准确地找到大门的地步。

只不过,这一次进行游戏的求生者,仅他一人而已。


——————————————


“咦?这次只有你一个人吗?小佣兵。”

依旧是那熟悉无比的声音,连呼唤问号后那个名字时微微上扬的语调都和以前一模一样。

哪怕是在一片漆黑的夜晚,那只闪烁着冷光的‘手’也可以看的一清二楚。

修长的手指上系着锐利的刀刃,被刀刃折射的月光,照亮了那张白色的面具。

雪白的面具上点着两个可笑的黑色圆点,可奈布却是从中看出了他的不耐烦与厌恶。

是的,厌恶。

按理来说,监管者在游戏结束后是不会有任何记忆的,但庄主为了保证监管者们对这场游戏有足够的‘热情’,便将他们与求生者之间那些不美好,或者说是让监管者们感到愤怒的记忆留了下来。


【如果没有对游戏的热情,这场游戏又怎么能进行的下去呢?】


五个监管者中,除了厂长里奥因为血缘关系,得以逃脱父女之间相爱相杀的局面以外,其他四位都对求生者充满了愤怒与厌恶。

而求生者们呢?

除了对那多不胜数的金钱和那虚无缥缈的一个愿望的幻想外,更多的是对监管者们的感情。

比如园丁和厂长,医生和小丑,幸运儿和鹿头。


——比如佣兵奈布和杰克。

【忘羡】让我放弃治疗吧(21-22)

#人物亲妈ooc我#
#一辈子的幼儿园文笔#
#医生湛X病人羡#


21

魏无羡现在特别想死。

这个含光君……根本就不是人好吗?!!

明明只差1的战斗力,结果那含光君一个大招就把他打的只剩半条命!!

是的,我们不服输的魏大爷和含光君进行了一次人物切磋。

然后……

惨败。

魏无羡:“……”

魏无羡表示自己再也不相信这个辣鸡游戏了。

虽然他知道舞天的暴击很强……

但是强到这种地步特么就是犯规了吧??!

说好的飞羽连击无敌呢?!说好的飞羽可以越战斗力挑战呢?!

这些都达不到也就算了……

你一个舞天高暴击无敌了你特么还蹦出这么多保护罩是要闹哪样?!

生怕自己扣上一滴血是不是?!

都是骗子!!!

魏无羡气的掀桌。

冷静下来后,魏无羡又想了想:舞天的防御力那么好,飞羽这种射手职业肯定存在一定的劣势。要近身搏斗才能在最短的时间扣除对方最多的血。

魏无羡专职了,变成了狂战。

然后他的战斗力直接降了两千。

魏无羡:“……”

毕竟是大神级别的老玩家,魏无羡很快就恢复了原来的战斗力。

于是……我们的魏大爷又去和含光君人去切磋去了。

这场切磋来的突然,结束的也很突然。

魏大爷第二次惨败。

魏无羡:“……”

他就不信了!!!

于是魏无羡把所有的职业都换了一遍,和含光君来了四场切磋!

完败。


22

世界频道:
♂☆护花使者☆3025区-夷陵老祖:3024区-含光君 我们再战一场!

♂☆傲视六界☆3024区-含光君:……

♂3018区-苹果:老祖真是锲而不舍……

♀3025区-寻子:胡嗦!明明是老祖太爱含光君了!

♀3023区-小提莫:老祖为什么这么执着于含光君啊?其实我也很想和老祖一战的!

♀3025区-佛本是道6:为楼上默哀一分钟。

♀3025区-寻子:为楼上的楼上默哀两分钟。

……

♂☆护花使者☆3025区-夷陵老祖:3024区-含光君 闲杂人等都解决完了,含光君来战吧!

♂☆傲视六界☆3024区-含光君:……

♂3015区-久伴她身:老祖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3025区-寻子 我们也来战一场吧。

♀3025区-寻子:只有我一个人发现了含光君每次都是秒回老祖吗……嗯嗯嗯??管我啥事???

♂3018区-天王盖地虎:楼上躺着也中枪。

♀☆傲视六界☆3024区-含光君:3025区-夷陵老祖 嗯。

♀3017区-半夏时光:……是我电脑出问题吗?含光君居然回答老祖了!

♂3022区-世上还有真情在:我也……

♀3025区-寻子:我也……

♂☆护花使者☆3025区-夷陵老祖:……你们难道没有发现含光君转性了吗??!

♂3019区-烟雨停留的晴天:哇哦……开屏性转。

♀3025区寻子:yooooooo~

♀3025区-佛本是道6:yooooooo~

♀3025区-寻子:老祖你还在等什么,赶紧去和人家含光君结缘啊!

♂☆护花使者☆3025区-夷陵老祖:???寻子你变了!

♀3017区半夏时光:噫,怎么突然就蹦出来这么多花瓣?!

♀3017区-半夏时光:我去!老祖送给含光君的?!

♂3024区-大活宝:我靠!有钱啊!送花都是999朵的送!

♀3016区-佳佳:我感受到了gay气!

♂☆护花使者☆3025区-夷陵老祖:小含光君喜欢吗?这可是哥哥送给你的礼物哦~

♀☆傲视六界☆☆鲜花宝贝☆3024区-含光君:……

……

蓝忘机面无表情地看着电脑屏幕,“六界仙尊”四个字赫然显示与左上角最显眼的地方。

他点开“背包”,看了看那1000不绑定元宝和2467绑定元宝,又看了看性转的费用:50元宝。

蓝忘机沉思了一会儿,关掉了性转窗口。

这样……也不错。


ps:汪叽为了追媳妇儿真是……用心良苦_(:3」∠)_

【忘羡】束红缘(14)

#人物亲妈ooc我#
#一辈子的幼儿园文笔#
#神仙湛X妖怪羡#


魏无羡是被蓝忘机打横抱着回到天庭的。

“……”魏无羡表示自己一点都不想回忆这一路上诸位神仙对他的侧目!

当然,这诸位神仙中还包含了蓝曦臣和他的叔父蓝启仁。

蓝曦臣:“……”

……蓝曦臣觉得他今天带蓝启仁来拜访蓝忘机简直就是个天大的错误!

更刺激的还在后面。

蓝启仁看到蓝忘机像抱女孩子一样去抱一位男子,气的胡子都抖起来了!伸出手指着远处的蓝忘机,硬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直接气晕了!

“不好啦!蓝老前辈晕过去啦!快去找太上老君!”

“太上老君在哪里?快去请他过来救人!”

“蓝老前辈?蓝老前辈您醒醒?!”

“快去请太上老君啊!”

“太上老君在炼丹室!我们快去吧!”

“快把蓝老前辈抬过去!”

……

蓝曦臣:“……”

蓝曦臣带着温雅的笑容去月老家“做客”了。

却说蓝忘机。

若是蓝曦臣看见此时的蓝忘机,估计会吓的连话都不会说了。

谁能够相信,冷面无情的天庭第一将军含光君……居然试图将妖族之王压在身下!

被天庭第一将军压在身下的妖族之王:“……”

魏无羡看着一回到府邸回到静室就把他压在床上的蓝忘机,感觉自己此生无恋。

妈的,为什么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那个……蓝湛,你不会是龙阳君吧?”

魏无羡本想挠头,奈何双手被蓝忘机死死地抓着,根本无法动弹。

蓝忘机闻言愣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才轻轻地摇了摇头。

魏无羡瞬间就放心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魏无羡对蓝忘机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信任。

既然蓝忘机已经说了自己不是龙阳君,那他便不是了。

不过在放松的同时,魏无羡有些莫名的失落……

就好像他巴不得蓝忘机的龙阳君一样……

察觉到自己想法后,魏无羡脸上的笑瞬间就僵在了脸上。

【忘羡】让我放弃治疗吧(20)

#人物亲妈ooc我#
#一辈子的幼儿园文笔#
#医生湛X病人羡#
#假装粗大长#


魏无羡已经不打算玩这个辣鸡游戏了。

这渣制作渣程序渣剧情的游戏,他看都不想再看一眼了!

魏无羡那叫一个气啊!直接捶键盘!!

好像是触动了某个按键,屏幕突然蹦出一个小窗口:排行榜。

魏无羡愣了愣,默默地看了看那个战力排行榜的排行,却发现自己竟然排在第49名!和第50名只相差4的战斗力!

魏无羡:“!!!”

作为一个深资玩家,魏无羡无论是玩什么样的网游,都可谓是大神一样的存在。

但是……

这个战力排行榜深深的刺伤了魏无羡的自信心:不要说第一了,连前十都没进!他堂堂夷陵老祖,怎么可能甘心在第11-50名中徘徊?!

这还没完,魏无羡又去翻阅了等级排行榜。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

飞羽等级排行榜的第46名,正是他夷陵老祖!

魏无羡的自信心又一次受到了无情的打击。

然后魏无羡就跟这游戏杠上了!

他就不信了!这鬼游戏还能厉害到哪里去!给他一周,他一定能称霸排行榜!

不知是天公作美还是魏无羡的运气实在是好到没朋友。

这一周,江澄因为江枫眠擅自为他报名培训班这事,去找江枫眠理论去了,不在家;而蓝忘机因为蓝曦臣的问题,不得不回去与蓝曦臣解释,所以也不在家。

魏无羡这一周可谓是无法无天。

魏无羡毕竟是一名经历过千百网游锤炼的深资老手,很快就掌握了这辣鸡游戏的套路。

如同他之前所说,一周,他便成为了战力排行榜和飞羽等级排行榜的第一名。

魏无羡看着那排行榜,笑的那叫一个嘚瑟。

很快魏无羡就笑不出来了。

翌日。

“合区?!怎么突然就合区了?!”

魏无羡一脸懵逼地看着公告,脑子已经乱成了一团浆糊。

不对!

魏无羡急忙点开排行榜,却看到战力排行榜的第一第二栏写着这么几行字:

『序号:1  3024区-含光君 战斗力:10780

序号:2  3025区-夷陵老祖 战斗力:10779』

魏无羡:“……??!”

什么情况?!

这……这才1战斗力的差距!!

这3024区-含光君 是谁啊?!

魏无羡无意瞥了一眼屏幕的右下角,毅然是一个请求加为好友的圆形标识。

魏无羡怀着绝望的心点开了那个小圆,待看清信息后却是差点从椅子上跌下去!!

『[3024区-含光君]请求加为好友。』


ps:蓝忘机:就算去工作了也要和媳妇儿搞好关系!

【忘羡】束红缘(13)

#人物亲妈ooc我#
#一辈子的幼儿园文笔#
#神仙湛X妖怪羡#


魏无羡看着面无表情的蓝忘机,尴尬地笑道:“哈哈……好巧啊蓝湛,居然在这里碰到你……”

蓝忘机颔首:“好巧。”

魏无羡勉强地提起一抹僵硬的弧度,道:“哈哈……是吧,真巧呢……”

蓝忘机没有说话,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魏无羡。

魏无羡:“……”

蓝湛!蓝忘机!蓝哥哥!!算我求你好吗?别再盯着我看了行吗?!

魏无羡内心咆哮着,可面上,却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强颜欢笑道:“哈哈……蓝湛,你可以把我放下来吗?”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将魏无羡放下。

魏无羡:“……”

不知何时归来的的江澄看着这一幕,忽然感觉到一股极为奇怪的气息,这股气息让他浑身难受,连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江厌离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只是看向蓝忘机和魏无羡的双眸中带着一丝欣慰的光芒。

“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就像天仙下凡拯救世人一般。那一刻,魏无羡竟然看到了一位仙女,朝他伸出温暖的手,仿佛要将他从危难中救出。

魏无羡激动地伸出手,握住了那只援助之手,却发现这并不是来拯救他的手,而是将他推往地狱的钥匙!

见蓝忘机一直注视着魏无羡,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江厌离也不恼,只是轻笑道:“既然阁下这般喜欢阿羡,那我便将阿羡交于阁下了。不知阁下意下如何?”

“……好。”蓝忘机将魏无羡放下,朝着江厌离行了一礼,道:“蓝湛,字忘机。”

“蓝忘机?真是个好名字呢。”江厌离掩面轻笑:“那么阿羡就拜托蓝忘机了。”

“定不辱命。”

……

然后妖族众人就看到自家妖王一脸生无可恋地被一个颇为俊俏的神仙打横抱着离开了妖界;三毒圣手浑身上下都是鸡皮疙瘩,一副极为难受的样子;妖王的义姐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人,脸上满是笑意,遮都遮不住,

妖族众人:“……”

这时,大祭司和落羽匆匆赶来,却看到这样一副极为“和谐”的画面,一时间都愣在那里不知该说什么好。

大祭司:“……我觉得我们不应该来这里的。”

落羽:“走走走,回家办正事去。”

大祭司:“好的媳妇儿!”

被迫吃狗粮的妖族众人:“……”


ps:江澄:妈的,我感觉到了gay气!

兴奋到爆炸!(≧∀≦)好看!

赤锋敛芳:

@我叫蓝湛我最屌 之前说的按照文里设定的女装羡。简单的铅笔稿呀,太太觉得好我就勾个线~

【忘羡】让我放弃治疗吧(19)

#人物亲妈ooc我#
#一辈子的幼儿园文笔#
#医生湛X病人羡#


等到魏无羡重新开启电脑登录游戏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魏无羡表示一点都不想回忆昨天那段屈辱的黑历史!!

点击【开始游戏】,魏无羡看着眼前的名称栏,有些迟疑。

思索了一会儿,魏无羡果断地在名称栏里打上了四个字——夷陵老祖。

画风很快就变了。一个颇为俏丽的少女『玉墨』微笑着看着魏无羡,轻轻地开口道:“夷陵老祖,欢迎来到《六界仙尊》!无论天涯海角,我都会一直陪着你的!快来,我在前面等着你。”

魏无羡:“……”

还……还真是老土的开头呢!

魏无羡顿时没了兴趣,随便点了几下,就接到了一个打怪任务:〖击杀发狂的村民X1〗

魏无羡:“……”

还……还真是简单粗暴的名字啊!和江澄有的一拼!

魏无羡有点兴趣了,可就当他正准备看看这个世界的怪物的时候,被莫名其妙拉入了一个……剧情?

一个发狂的智障,呸!一个名叫徐长天的人气势汹汹地说要杀人,然后被一个造型贼奇葩的锤子打了一下就……就没有然后了。

魏无羡式冷漠。

很快他就来到了第一个副本:〖击败蚩尤残魂〗

魏无羡冷漠地看着“夷陵老祖”拿着一把战斗力只有1的剑去怼蚩尤残魂。

然后蚩尤残魂死了。

魏无羡:“呵呵。”

第一个副本进行完毕,就到了该选职的时候了!

魏无羡将所有的的职业的特点都看了一遍。

狂战:高减防、吸血;
飞羽:高攻击、连击;
舞天:高爆发、暴击;
碧绿:强控制、治疗。

魏无羡沉默了一会儿,果断地选择了飞羽。

不会近战不当奶妈不爱法师的魏无羡一脸冷漠地看着『玉墨』给了他一把战斗力为1的弓箭。

然后魏无羡就看见了一个长得灰常灰常可爱的神秘的妹子在跟他说话:“打败蚩尤残魂的人啊……快去拯救……”

魏无羡:“……呵呵。”


ps:开头有些台词不记得了_(:3」∠)_糊弄一下就好了哈哈哈(你

@我叫魏婴我最帅 

点水七:

-禁止转载- 特别是LFT站内转载 转载拉黑

速度摸几个,第一次试动画叶!鸡冻!除了画不像也没啥

我日,我简直,被他迷昏,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一举一动都好可爱……像猫咪一样可爱……合理怀疑这位同志根本是清楚自己有多可爱!!!!!不然不能有人会这样无法无天地卖萌!!!!!!!这一切都是联盟的阴谋对不对!!!我告诉你!你这样是要被拖到我床上的!!!【不是

啊……啊……我现在就想看第三集!!!!!为什么连下集预告都没有!!!!!老实说这已经比我的期待值高了好几倍了,当年刚听到全职要动画化的消息我是从头到脚地拒绝【X】现在我就想吸动画,无心干事……

还有首页的太太们,现在是安利的好时候呀,我知道我又要迎接一大波粮了【搓手

【all叶】与一坨仓鼠的斗智斗勇

啊啊啊啊啊炒鸡可爱啊!!媳妇儿你快来看!@我叫魏婴我最帅 

病客:

*仓鼠叶




*是的,老韩,又要辛苦你了




*上课摸鱼




*真刺激




*甩都甩不掉的叶修出没




————————————————————————




01.




韩文清家里养了一坨仓鼠。




名叫叶修。




是的。




别人家的仓鼠都是论“只”。




就韩文清家的叶修。




论“坨”。




02.




韩文清当初买下这只仓鼠的时候,是在陪同事逛宠物店的那天。




同事在宠物店里挑选饲料,而他无聊之际,盯住了一只仓鼠。




不是因为爱情。




而是因为那只仓鼠太瞩目了。




装着仓鼠幼鼠的盒子里,其它幼鼠要么拱来拱去要么挤一堆睡觉。




唯独这么一只布丁鼠,拱着自己的同伴,把它们叠了起来,然后踩着摞起来的仓鼠塔,身法灵活地攀上了盒子的边缘,企图越狱。




韩文清看了一会儿。




走过去。




一指头把已经翻了大半个身子的仓鼠弹了回去。




布丁生气了。




追着要去咬韩文清的手指。




韩文清沉默了一会儿。




手指一挑。




把布丁翻了个个儿。




布丁肚皮朝上,挥舞着四只嫩爪子挣扎个不停。




韩文清摁住了布丁的肚子。




布丁瞬间按下了暂停键,一动不动,黑溜溜的大眼睛盯着韩文清。




03.




好蠢啊。




韩文清这么想着。




04.




韩文清把布丁买回了家,取个名字叫叶修。




就这么过了一个月。




韩文清感到了满满的心累。




为什么。




为什么会有这么贼精的仓鼠。




05.




闹钟在七点响起。




韩文清走进洗手间打整好自己,准备好早餐,坐在餐桌边。




然后惯例地。




从叶修口下夺食。




韩文清拿着饼干的这一头,叶修咬着饼干的那一头,小短腿不停地往后蹭。




“松口——”韩文清的语调都带上了威胁,但叶修不为所动,比韩文清还固执地使劲扯着饼干,叶修曾吃过一点这种饼干,他喜欢这个小饼干,但韩文清不让他吃这种加工过的食品,每次一人一鼠都要折腾上半天。




韩文清不耐烦了,直接把饼干拎了起来。




叶修还挂在上面。




叼着饼干就是不放。




韩文清皱着眉抖了两下。




好烦!甩都甩不掉!




韩文清啧了一声,拿过一张餐巾纸在叶修鼻子上搔了搔。




叶修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韩文清这才在这场早餐的战争中胜利。




06.




然而这还只是与仓鼠斗智斗勇的一天的开始。




吃过早饭整理好服装,拿起公文包韩文清就准备出门了。




出门之前,叶修滴溜溜地跑过来。




仰头盯着韩文清。




伸出小爪子。




要抱抱。




韩文清笑了一下。




在叶修脑门上手指这么“嘣”一下,没理他。




上次韩文清才被他这么骗过。




看他要抱抱又想到他一坨鼠待家里心软了,结果刚伸手过去。




就被结结实实地咬上了。




不疼,没出血。




跟小夹子夹到的感觉一样,但这夹子也太结实了。




甩都甩不掉。




这之后韩文清再也不相信这坨仓鼠的各种示好行为。




叶修甩了甩有些发懵的小脑袋,看见韩文清向玄关走去,立刻马力全开往玄关冲。




然后。




“叶修你给我滚回来!!!”




“把鞋带放下!!!”




07.




叶修觉得,老韩每天都在挑衅自己。




不行。




不能太惯着老韩。




于是这天晚上。




月黑风高。




叶修听见韩文清熟睡后轻微的鼾声,一翻身爬起来,灵活地打开笼子的锁头。




悄悄咪咪地跑出笼子,跑到韩文清床下,搭上一截掉在地上的被子。




软胖软胖的小身子左晃右晃地往上爬。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




啊哈!




叶修登上了床单。




蹭蹭蹭地跑到了过去,正琢磨着要对老韩做点什么。




韩文清翻了个身。




五分钟过去了,韩文清转回了原来的位置。




叶修挣扎着爬了出来。




抖了抖毛,跑到韩文清枕头边。




啊哈!




噗——




韩文清再次翻了身。




08.




韩文清第二天醒来的时候。




发现自己脖子那里挤了一坨毛绒团子,睡得打呼。




毛蹭得韩文清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09.




韩文清觉得自家的叶修实在是太嚣张了。




得治一治他。




他把自己的想法在闲聊时跟同事们提了一下,他的同事们显然对叶修都很感兴趣。




喻文州轻轻搅拌着杯子里的饮料。




“不如让我带少天去跟你家叶修玩一玩?”




“啊?”苏沐橙一惊,“可是黄少天不是你养的猫吗?”




“说不定吓一吓他就好了,少天不会乱来的。”喻文州笑眯眯地回答,显然是凑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




韩文清思考了不过一分钟就同意了。




10.




周末,喻文州带着猫敲响了韩文清的家门。




黄少天一听说今天要见仓鼠早等不及了,喵喵喵了一路。猫嘛,总归还是喜欢玩耗子的,老鼠仓鼠对他来说都一样。




韩文清刚打开家门,就看见喻文州家那只美国短尾猫一阵风似的冲进了家里,韩文清突然有点担心自家的仓鼠。




叶修对今天要来家里的猫毫不知情,而冲进家里的黄少天一眼就看见了小茶几上的叶修。




叶修正叼着一根磨牙棒磨他那一口金贵的小牙齿,黄少天已经轻手轻脚地摸了过去,茶几不高,黄少天抬起身子悄悄从背后盯着叶修。




叶修动作一停,转头。




猫和鼠对视了几秒。




叶修头一甩,磨牙棒直接抽在黄少天脸上。




你瞅啥。




黄少天没防备被这么抽了一下离开了茶几用爪子擦了擦脸,然后又直起了身子怒瞪叶修。




叶修反嘴把黄少天再次抽离了茶几。




还瞅。




11.




喻文州和韩文清一边聊着公司里的事一边看着房间里窜来窜去的猫和仓鼠。




一开始是黄少天追着叶修咬,但在房间这个遮挡物很多的地方黄少天完全施展不开,不过他的速度终究是要比叶修快很多,爪子一伸就摁住了叶修。




黄少天嘚瑟地凑到小仓鼠跟前,叶修盯着他,突然抬头在黄少天鼻子上亲了一下。




黄少天愣住了。




单身猫黄少天呆住了。




连小母猫都没挨过的单身猫黄少天羞涩了。




然后场面就变成了小仓鼠追着大猫咪要亲他的诡异画面。




喻文州笑得身子都在抖,韩文清扶额。




叶修绝对又看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宠物节目!




12.




喻文州看着羞涩过后缠着叶修不放的黄少天,叶修被他摁着,耳边全是喵喵喵,生无可恋。




喻文州冲叶修勾了勾手指,黄少天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叶修跑去找喻文州了。




叶修赶忙跑到喻文州手边喘了一口气。




喻文州捏着他的后颈把他拎到自己眼前




“我帮了你,你不也亲我一下?”




叶修的小短腿蹬了一下喻文州的鼻子。




下牛。




真是下牛。




13.




最后喻文州和猫咪黄少天没能在韩文清家吃晚饭。




因为他们企图拐带叶修。




被韩文清和善地拎出了家门。




14.




回去后喻文州将这一天在朋友圈里简短地说了说,却引起了其他人更大的兴趣。




过了几天,江波涛又带着他家的萨摩耶周泽楷和雪橇孙翔上门了。




其实叶修和这两只大狗算是认识的。




韩文清和江波涛去买宠物用品的时候,他们仨经常在宠物店碰面。




“早上好啊叶修。”江波涛笑着递给叶修一根自制的仓鼠磨牙棒,叶修慢悠悠地接过,送给他一粒花生当作回礼。周泽楷则安安静静地挨过来,舔了一下叶修的毛。




“汪!汪汪汪!!”




和谐之中总得有个不和谐的。




孙翔进门后就冲着叶修直吠,江波涛不禁有些头疼地跟韩文清道歉。




孙翔和叶修之间有点仇,结梁子的起因是在宠物店,叶修在笼子无聊地等韩文清买东西,这时刚好江波涛也过来了,孙翔左看右看,盯住了在笼子里挠耳朵的叶修。




孙翔冲他吼了一声,却没见到这胆子小的啮齿动物害怕得瑟瑟发抖的模样,叶修只是看了他一眼,呲牙,然后就不理他了。




这在孙翔看来就是挑衅,但无奈叶修在笼子里他拿他没办法,正当他围着笼子打转的时候,叶修瞅了瞅,一口咬住了孙翔的鼻子。




同样的。




甩都甩不下来。




至此,孙翔就对叶修的牙齿产生了心理阴影。




今天也是一样。




周泽楷看着叶修一呲牙就一边吠一边倒退了三步的孙翔。




想了想,叼着叶修一边儿玩儿去了。




15.




韩文清回到家,发现叶修跟王杰希凑在一起,并没有觉得很惊讶。




王杰希是他常去的那家宠物店的镇店之宝。




特别聪明,就连那家店的店员都把他当祖宗照顾着。




而且这只银狐的眼睛还天生异相,很多去宠物店的人都是去看他。




这只仓鼠经常会出现在自己家,跟叶修两个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韩文清也听不懂,就随他们去了。




当然,听不懂还好一些。




因为这两只聪明的仓鼠每天讨论的多半是。




啊 ,我家老韩又不懂事了。




啊,我家那些店员也是。




照顾人类真累。




是啊真累。




所以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俩……




没有,滚。




16.




在又一次摆脱黄少天的爪子后。




叶修怒。




韩文清怎么老让些猫猫狗狗乱进家门折腾他?




不干了!




抗议!




离家出走!




当晚。




韩文清就看见叶修东搬西搬地收拾东西。




坚果,零食,人民币。




嗯人民币?




东西堆了一小堆,叶修却只看着他,迟迟不动。




韩文清挑眉。




不是要离家出走吗?走啊。




叶修沉默了几秒。




把东西推给了韩文清。




你是让我走啊!




17.




让韩文清离家出走的计划并没有成功。




因为韩文清生病了。




咳嗽了好几声,韩文清挂掉请病假的电话,吃了药喝了热水裹着被子躺在床上。




虽然脑袋还在发热,不过累了好久,休息一下也不错。




韩文清昏昏沉沉地想着。




然后脸颊就被一个毛绒绒的东西蹭了蹭。




韩文清转头,看见叶修在他旁边,轻笑了一下,转身。




“走远点,会传染。”




叶修支棱着耳朵,也不知道听懂了没。




盯着韩文清,叶修到是从鼓鼓囊囊的腮帮子里掏出来好几颗他珍藏的花生。




你吃不吃花生?




韩文清大概能懂他这个意思,捏了捏他的耳朵。




“你自己吃吧。”




叶修看他不吃,自己啃起了花生。




细碎的声音在耳边规律地响起,在叶修啃花生的声音中,韩文清竟感到了几分安心。




就这么闭上眼睡了过去。




18.




韩文清身体素质好,病也好得快,歇了两天就开始上班了。




和往常一样,韩文清走向玄关换鞋子。




叶修却跑了过来。




仰头看着他。




伸出小爪子。




要抱抱。




韩文清看了他一会儿。




失笑。




伸出了手。




……




“老韩早上好啊,你的病好点了……”




楚云秀的问候还没说完,她就被韩文清冷着的一张脸给吓到了。




谁啊惹老韩生气了?




她这么想着。




然后就看见韩文清拿出放在兜里的右手。




手指上稳稳地吊着一只仓鼠。




END

【忘羡】让我放弃治疗吧(18)

#人物亲妈ooc我#
#一辈子的幼儿园文笔#
#医生湛X病人羡#


门被悄无声息地推开了。蓝忘机看着坐在电脑前的魏无羡,又感受着手中传来的刺骨的寒意,突然有些抓狂。

一声不吭地走到魏无羡背后,蓝忘机放下手中的冰袋,面无表情地搂住魏无羡腰,将他从椅子上提了起来,扛在肩上,动作如流水般顺畅;蓝忘机将一只手放在魏无羡腰部的下方,另一只手抓着魏无羡的右手,固定好魏无羡后,便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魏无羡:“……??!”

魏无羡懵逼地被蓝忘机扛走了。

……

江澄和魏无羡的房子是四房两厅三卫型的,足有两百平方米之大。因为江澄的父亲江枫眠怕江澄和魏无羡住不下小房子,于是就将全市最大的那套房子买了下来,专门供魏无羡和江澄挑着用。

有的时候,江厌离会在这里小住一段时间,于是魏无羡和江澄就特地将最好的那个房间留给江厌离。

蓝忘机的房间在走廊尽头,和魏无羡的房间隔着江厌离的房间和一个客厅。

虽然蓝忘机的房间位置十分“偏僻”,却是光照最好的一间;还有独立的洗手间和小客厅。可以说是为蓝忘机专门制作的。

但若是真的让蓝忘机来选的话,蓝忘机还是更倾向于江厌离的房间——因为离魏无羡更近一些。

……

蓝忘机打开门,将魏无羡轻轻的放在床上,褪去拖鞋,盖好被子,又摸了摸他的额头。确认魏无羡的确是发烧了之后,蓝忘机才起身,从魏无羡的房间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冰袋,试了试温度,感觉没有那种刺痛的冰冷后,才缓缓地放在魏无羡的额头上。

魏无羡全程懵逼地看着蓝忘机。

做完这一切,蓝忘机便起身离开了。

魏无羡:“……??!”

就这么……走了??

……话说刚刚蓝忘机不是出门了吗??!难道……

“……”

魏无羡突然有些恐惧。